驻马店男子离婚两月后确诊肝病 女子复婚为夫捐肝

发布时间:2019-01-16 16:31:08

  6月份,两人刚刚离婚。但仅仅过了两个月,田新丙便被确诊严重肝病,需要进行肝移植

  随后,苏丹自己去做了体检,又花了两个星期时间说服前夫复婚并接受她捐肝。当伦理审查委员会的专家探究原因时,苏丹哭着说:“因为我爱他。”

  10月31日,在北京总参谋部总医院(解放军309医院),苏丹捐出了590多克肝脏。它们,将为田新丙带来生的希望。

   捐肝手术顺利完成

  他告诉医生,如果出现意外,一定要先保妻子

  10月31日上午8时,苏丹被推进手术室。田新丙躺在病床上,目送着妻子离开。

  “心里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毕竟是大手术,但医院说手术的成功率会很高,让我们很有信心。”田新丙看着身边的空床说,他已经告诉医生,如果手术中出现意外,一定要先保住他的妻子。

  石炳毅介绍,根据身体情况,苏丹的肝脏最多可以捐献918克。但昨日的手术,她只需捐出590多克肝脏。“手术过程非常顺利,之所以比原定时间要长一点,是为了保证安全。”

  主刀医生杜国胜介绍,医院进行了多次术前讨论,大到整个手术的规划,小到手术所用针线的选择。“他们感动了我们所有的人。”

  10月31日晚7时10分,苏丹的肝脏被转移到田新丙所在的手术室。

  她的一部分生命,即将在田新丙体内延续。

  10月31日晚9时许,苏丹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,进一步观察和治疗。

  23时20分许,田新丙的移植手术结束。

  石炳毅表示,两例手术均在没有输血的情况下顺利完成。不过,苏丹还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,肝脏才能慢慢长回来,术后防止并发症的出现非常关键。据《新京报》

   冲动离婚后确诊患病

  “离婚很冲动,疾病加快了复婚的脚步”

  苏丹和田新丙的病床,隔着一个小床头柜。两人伸伸胳膊,就能牵到彼此的手。

  苏丹是内蒙古人,田新丙则来自河南。恋爱、结婚,两人相伴近10年,直到今年6月。“我们对公司的规划产生了分歧,大吵一架后,话顶话就离了。”

  离婚后,两人暂时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为合开的公司继续奋斗。

  “离婚其实很冲动,等两个人平静下来后,应该会复婚。只是,这场疾病加快了复婚的脚步。”苏丹和田新丙说。

  今年8月,田新丙被查出肝硬化中晚期,并伴有新生小肝癌,需进行肝移植。此时,他刚与苏丹离婚两个月。

  从医生那里,苏丹得知,肝源紧缺,目前,解放军309医院就有10名患者在等待肝源。

  可是田新丙等不起,病情时刻都在发展。

   前妻几度劝说坚持捐肝

  “就算只有两三成的希望,她也要陪我来闯一下”

  苏丹跟田新丙说要捐肝时,田新丙觉得是个玩笑。

  苏丹却很认真。她拉着田新丙去医院,找医生咨询。“我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来帮助他,肝源那么紧张,时间就是生命。”

  但田新丙拒绝了。苏丹知道,田新丙拒绝,是担心她冒险。但她也知道,这个险,她一定要冒。

  她和田新丙聊女儿,说那么小的女儿,不能没有爸爸。她又聊起田新丙的父母,说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她还聊他们在一起的生活,她仍然喜欢着那个不抽烟不喝酒、几乎爬遍北京大山的田新丙。那样的田新丙,给了她热爱生活的理由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依赖你,没有你的陪伴,我会失去对生活的信心。”

  背着田新丙,苏丹自己去医院做了体检。

  她拿着体检报告对田新丙说:“我符合捐献条件,只要复婚就行。”

  “就算只有两三成的希望,她也要陪我来闯一下。我真的很感动。”被劝说了两个星期后,田新丙最终接受了苏丹的提议。

  延伸阅读:

  新婚姻法有关诉讼离婚的条件:

  《新婚姻法》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,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。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,应当进行调解;如感情确已破裂,调解无效,应准予离婚。

  有下列情形之一,调解无效的,应准予离婚:

  (一)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;

  (二)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、遗弃家庭成员的;

  (三)有赌博、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;

  (四)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;

  (五)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。

  一方被宣告失踪,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,应准予离婚。

  有赌博、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。这里所指的并非一般的赌博、吸毒行为,而必须是达到已成恶习且屡教不改的地步。本款为例示性规范,除了明确列举的赌博、吸毒恶习之外,还应包括其他会严重危害夫妻感情的恶习,诸如酗酒、嫖娼、卖淫、淫乱等。一方当事人以其配偶有该法定过错而提出离婚请求,只要调解无效,就应依法予以支持。